2008/4/17 狗屋生活小集-伍薇和"喵"

        伍薇家的第一隻貓是隻大腹便便的暹邏貓,貓媽媽原本是一位拾荒老婆婆養的貓,後來老婆婆不見了,大肚子的貓媽媽也不知去向,直到有一天在家裏看到小貓鑽來鑽去,才發現,天啊,貓媽媽居然在我家生了三隻小貓,小時候的家是很和風的日式瓦屋,房子大又深,在全家人完全沒發現的狀況下,多了四隻貓,這怎可得了?幸好,貓媽媽夠爭氣,以捉老鼠來回報人類,讓薇娘非常滿意,正式宣佈同意四隻貓成為家中的成員!

  只是薇小媽才和同學炫耀家中的小貓沒多久,這段貓緣卻即將畫上句點,三隻小貓的老大是隻威風凜凜、個性很『恰』的虎斑貓,大阿姨看了很滿意,認為老大一定是隻捉老鼠的高手,所以順手帶回她家;老么有雙美麗的眼睛,一眼綠,一眼藍,因為小白貓長相實在太美了,讓鄰居垂涎許久,在斷奶後,也讓鄰居拎了回家;老二是隻黑白相間的乳牛貓,個性愛撒嬌,捉老鼠的功力也不差,讓薇娘超級滿意,在母貓又出去流浪後,遂成為家中不可獲缺的『補鼠器』,薇娘還將乳牛貓取了個菜市場名:『咪咪』,可,或許是咪咪血液裏還流著媽媽嗜好流浪的習性,有一天,一輛貨車停在薇小媽家門前,車走後,咪咪也不見了,聽鄰居小孩說,他們有看到一隻貓跳上了貨車,咪咪就這樣離開寵愛牠的主人。

  四隻貓在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我家,然後又連一聲再見都沒有全部離開,薇娘受不了薇小媽天天吵著要貓,也為了消弭家中的鼠患(這才是重點),於是遠赴友人家用了一包砂糖換回一隻橘子貓,也取名叫『咪咪』,至於為什麼要用砂糖換貓,薇娘的解釋就是要有代價,貓才留得久?薇娘的理論一向很特殊,例如薇娘說,農曆七夕為什麼會下雨?那是因為織女娘娘在幫牛郎老公洗365個碗,愈洗愈生氣,一邊洗一邊哭,所以天空才會下雨,務實派的薇娘完全不認為那是情人相見的『喜極而泣』啦!

  好,回到我家的橘子貓咪咪,咪咪果然是薇娘慎重挑選的狠角色,舉凡天上飛的麻雀,地上跑的老鼠,籠子關的鴿子,公園水池裏的錦鯉,只要他老兄想要,全部都能扛回家現給薇娘看,薇娘當然開心,只是養鴿的鄰居就很不開心,事後薇娘還要抱貓去和鄰居道歉,薇娘自己的小孩沒一個這麼叛逆,養了咪咪之後,像家裏出了一個壞孩子一樣讓她傷透腦筋!

  隨著咪咪年紀愈來愈大,叛逆的壞事相對減少,不過他真的很神奇,家中哪個成員放學或下班,就算人還沒走回到家,薇娘只要看咪咪的反應就能知道下一個返家的人是誰了,尤其是在遠地工作的大哥,只要那一天大哥要回來吃飯,咪咪一定從黃昏就不見蹤影,一直要等大哥離開,才會再出現,咪咪不喜歡大哥,因為大哥會作出『把他裝在塑膠袋裏吊在門把上晃來晃去』的變態行為,有一回大哥不信邪硬是留在家裏兩天,那兩天咪咪真的都沒回來,急壞了薇娘,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大兒子趕走,大哥才走出大門沒十分鐘,疲憊不堪的咪咪竟神奇地立刻返回家裏,薇娘心疼極了,又是抱又是親又是煎魚,搞得像咪咪才是她的大兒子,真正的大兒子像個流浪漢一樣,吃飽就可以滾出去啦!

  薇小媽高三時,變成老爺爺的咪咪生了一場大病,精神愈來愈差,那一天,原本要出門補習的薇小媽,不知怎麼地突然決定翹課留在家裏,已經不怎麼有力氣可以站起來和喵喵叫的咪咪,竟然由軟墊裏爬了起來,不只可以喵喵叫,還用著頭溫柔地鑽著我們的手心,讓薇小媽和薇娘驚喜不已,以為咪咪的病或許有起色……殊不知那只是咪咪的『迴光返照』,他要再一次和他最愛的媽咪和姐姐磨蹭最後一回,然後才能帶著滿足的笑意,離開我們。

  咪咪去當『老天使』後,全家人元氣大傷,沒人想再養貓,薇娘、哥哥們和我都將心中最珍貴的一小塊留放著咪咪的回憶,永摯不忘。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時光飛梭,當薇小媽由青澀的學生變成人妻、人母時,我家又來一隻褐色花紋、白色身體的貓,這隻貓很怪,他是流浪貓,基本上對人類有一定的戒心,但唯獨對薇小媽特別鍾愛,老是瞅著我,喵喵叫個不停,但又不准我接近,若及若離的心理學,搞得薇小媽只好天天偷渡食物餵飽他的胃,為什麼要叫偷渡呢?因為附近的鄰居很排斥流浪貓,只要看見我在餵貓,總是會冷言警告:『貓髒死了,喜歡就自己帶回家養,不要讓牠到處大小便。』這位太太,如果我家裏能養貓,牠也願意跟我回家,我會讓牠在外面流浪嗎?呿。

  這段『地下情』由陳小彤三歲開始至今陳小彤小學二年級,這數年來,薇小媽和咪咪(薇小媽所有的貓都叫咪咪)始終暗通款曲,其間,有時咪咪去流浪不見貓影,有時和朋友打架渾身的傷回來找我,有時還帶著貓朋友來搭伙,總之,只要咪咪回來,在薇小媽家後院喵喵叫,(而且牠很聰明,專挑薇小媽在家的時候),薇小媽必當獻上可口的貓食,就像個老朋友一樣撫慰他流浪疲倦的身心,只能說咪咪『吊胃口』的功力實在太厲害了,牠明明沒那麼愛我,甘寧去磨蹭輪胎也不讓我碰一下,但又不能說牠不愛我,否則不會這麼多年來,牠始終記得我,呃,還是記得我的貓罐頭?呵。

  前兩三天,我告訴陳小彤,要在出版社的網站上介紹咪咪給大家認識,陳小彤突然問了我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媽,咪咪是公的嗎?」

     薇小媽聳聳肩說:「對啊,咪咪是公的。」

     在第一次邂逅咪咪的那一天,我從咪咪的『屁屁』已經確認了他的性別,成貓的公母很容易辨別。

  「可是,昨天咪咪有來,我看到他的屁股,他沒有蛋蛋啊!」陳小彤哇哇叫,人家雖然小學二年級,但也知道如何辨別貓的公母。

  「沒有蛋蛋?!」薇小媽快嚇死了。

  「對,他沒有蛋蛋。」陳老爺開口,他注意這隻貓很久了。

  我大叫,「可是我養的貓是公貓啊!」

  所有人都搞不清楚,為什麼咪咪的蛋蛋不見了,薇小媽很想去問問獸醫,是不是變成公公的公貓,會連那一團帶毛的袋子都割掉?還是『父食女吃』,我的公咪咪早就沒回來了,現在的咪咪只是一個替代他的母咪咪?呿,難怪我摸不到他,他們同個花色的貓一直這樣換來換去,我摸得到才有鬼咧!

  事情變得很詭異,我的貓只把我這邊當成貓食供應站,被耍弄的心情真的很差,加上被老公女兒放肆嘲笑心情就更不爽,等下回,等咪咪再回來時,薇小媽倒要好好看看,咪咪到底有沒有蛋蛋,如果真沒有,咱們就走著瞧,哼!

  「妳要把他裝在塑膠袋裏吊在門把上晃來晃去嗎?」陳老爺問。

  「我?」

  薇小媽拿著誘食的貓罐頭,望著後院,撇起嘴角,冷冷一笑。

全站熱搜

伍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