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欽點霸主【黑色豪門之一】
作者: 伍薇
系列別: 花蝶系列1316
定價: 190 元
網上購書: 152 元
會員價: 142 元
出版時間: 2009/12/17

 
第一章
機場入境大廳迎面走來一位婀娜多姿的美人,她戴著一副超大的墨鏡,卻仍遮掩不住精緻亮眼的五官;一身俏麗的打扮,及膝的花裙隨著她每個輕巧的步伐畫出一道俐落的弧線;飄逸柔軟的長髮在空中跳躍,她揚著下顎,嘴角漾著怡然的淺笑,那自信迷人的模樣,吸引了不少旁人的目光。
鈴!
手機鈴聲響起,她從白色柏金包裡拿出最新款的紅色超薄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後,迅速接起。「哈囉,親愛的媽咪,我剛出海關呢。」莫容潔巧笑,唇角綻放出甜美的笑花。
她隨興地撥了撥頭髮,在出了入境的玻璃門,看到家裡來接機的司機後立刻招招手。
司機點頭招呼後馬上趨向前,迅速將大小姐手中的行李推車推走。
「嗯,我知道,我會先進公司。」
走出機場後,一輛黑色賓士休旅車就停在前方的車道旁,莫容潔看到站在車旁的人,美眸瞬間一亮。「媽咪媽咪,好嘍好嘍,等到公司我們再聊吧,我要先上車了,掰——」
匆匆忙忙地和母親結束通話後,莫容潔把手機放回包包,拔下墨鏡,揮著雙手開心地喊道:「乾媽!」她大步跑向前,激動地投進等待在車旁的乾媽的懷抱中。
鄭美芳拍拍乾女兒的背,疼惜地說:「捨得回來了?我漂亮又調皮的公主?」
「沒辦法,就想妳嘛~~」
「才怪呢!」
莫容潔撒嬌地蹭著乾媽的肩膀。「人家是真的很想妳嘛,更何況捨不得也沒辦法,我媽咪威脅說要是我再不回來,就見不到她最後一面了,但我明明就問過張醫生了,他說我爸媽上星期才做過今年度的體檢,報告都沒問題……」她像個麻雀似的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鄭美芳敲了下她的頭,笑道:「有什麼辦法,誰叫妳把日本當成家了,一點也不像只是去學飯店管理的學生。」
「欸,乾媽,要我去日本讀書的是他們耶,要不是這樣,我寧願留在台灣過名媛千金的生活,每天閒來無事,找朋友喝下午茶、逛街跑趴的,愜意極了。」莫容潔的嘴角始終漾著一抹甜甜的笑。
莫家的事業是莫容潔的父母努力了一輩子得來的結果,雖然最後成果豐碩,但他們還是不希望唯一的獨生女和他們一樣勞碌終生,所以幫女兒找一門好的親事就是莫家父母現今最重視的事。
而也因為莫容潔打死不願意相親,莫家父母只好換個方式,費心讓她參加各種宴會、聯誼會、慈善晚會,並在與會的名流中尋找機會,但因為次數實在太頻繁,莫容潔幾乎要抓狂,最後,只好使壞,把自己變成揮霍愛玩的千金大小姐,跑趴、參加各種瘋狂派對、徹夜狂歡……
果然,這個方法很快便奏效,在她變成豪門世家長輩眼中的「拒絕往來戶」之前,莫家父母便趕緊送她去日本讀書,就當是避避風頭也好,再怎麼說,保住女兒的名聲是最重要的,這樣才不會找不到好的金龜婿。
鄭美芳無奈地搖搖頭,輕聲說:「容容,真不知道妳為什麼總是要給人家米蟲千金的印象?」
莫容潔無辜地眨了眨漂亮的眼睛,聳聳肩。「我哪有?乾媽誤會我了。」
鄭美芳嘆了口氣,身為長輩總是有許多年輕人不能體會的顧慮,容容也到了適婚年齡,她家世好、長得又漂亮,追求者自然很多,雖說如此,她還是希望容容能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不要老是吊兒郎當、遊戲人間的模樣,把真正的好人家都給嚇跑了。
「唉,妳真是太讓我擔心了。」
莫容潔勾著乾媽的手臂,撒嬌道:「人家只是好玩嘛,好嘛好嘛,我會改一下自己的態度,儘量不要讓別人覺得我是個愛揮霍、無所事事的名媛千金好嗎?」
鄭美芳完全不相信,頭搖得更無奈了。「只是好玩?乾媽真不知道故意把自己裝成壞孩子有什麼好玩的?」
莫容潔大笑,摟住乾媽的腰。「當然好玩,否則乾媽妳說我要怎麼嚇到我爸媽,才能讓他們同意送我出國呢?」
鄭美芳也笑了,一如她在容容出國前所猜測的,沒有人會在二十三歲突然變成一個愛亂花錢、到處跑趴的壞孩子。
「小芬真可憐,要是知道這一年多來對寶貝女兒的擔心都是白費的,準被妳氣到生病。妳啊,容容,為了出去唸書,真是什麼方法都想到了。」
「乾媽,唸書不是重點,再不出去走走我真的會瘋掉,我爸媽老愛把我打扮成芭比娃娃,然後送去參加各種宴會啊、慈善晚會什麼的,他們想要替我找個門當戶對的對象是吧?喔,天啊,我才幾歲而已就急著把我嫁掉?」莫容潔哀怨地嚷著。
「女大當嫁嘛,當年妳媽嫁給妳爸也不過才二十二,所以妳現在的年紀剛剛好。」
「是啦是啦。」莫容潔沒氣質地翻了個大白眼。「連乾媽都這麼認為,真是太讓我意外了。」
鄭美芳拍拍乾女兒的手背,安撫道:「別學乾媽的獨身態度,妳還是要找個對象,將來老了才有人陪。」
「妳陪我啊——」莫容潔嘟起嘴,那模樣著實可愛。
鄭美芳睇了她一眼。「最好是我能活到一百歲啦。」
莫容潔笑了笑。「對了,乾媽,我媽咪緊急叫我回來,到底是什麼事啊?」
「再去參加各種宴會、聯誼會、慈善晚會嘍。」鄭美芳打趣地說道。
「哇——」莫容潔抱著頭悶叫。
「好啦,不嚇妳了,妳媽咪突然緊急叫妳回來,其實我也不知道原因,妳是知道的,因為我跟妳站在同一陣線,沒有幫妳媽一起說服妳接受他們安排的相親,妳媽咪氣到現在還不肯跟我說話。」
「乾媽,人家知道妳最挺我了。」莫容潔討好地撒著嬌。
「唉,挺妳的結果,就是只能和妳約在機場見面不敢去妳家等妳。容容啊,我們一年多沒見面了,妳這個沒良心的,不知道我都想妳想到偷偷掉眼淚喔?」
「哎喲,乾媽,我也好想妳啊!」莫容潔緊緊地抱住乾媽。
兩人就這樣站在車旁聊了起來,一年多沒見了,思念之情難以言喻,她們都知道如果現在上車,相處的時間就變少了,乾媽何時會和媽咪和好?天曉得。
鄭美芳也緊摟著容容,一臉祥和。
容容是她一手帶大的,十多年前,莫家到大陸發展,因為考慮到種種因素,只好將容容留在台灣。而由於她和容容的母親從小就是最好的朋友,知道這事情後當然義不容辭地接下照顧容容的責任,往後的幾年一直到現在,她們依賴彼此、關心彼此,和容容的感情早就和真正的母女沒兩樣了。
她們聊著聊著,突然莫容潔注意到前方不遠處站著一位氣質優雅的婦人,她整齊精緻的髮髻以及一身價格不菲的名牌套裝,十分引人注目。
莫容潔知道她,剛剛在飛機的頭等艙裡,這位婦人是她隔一走道的鄰居,和空服員說話時,不僅有禮,近乎耳語的日語更是好聽極了。
婦人雖然保持著優雅的態度,但還是可以從微皺的眉頭和緊握的雙手看出她內心的慌亂。
「容容,妳認識那位婦人嗎?」鄭美芳注意到她的視線。
莫容潔搖搖頭。「不認識,但她在飛機上坐我隔壁。」
「喔,神色看來頗為慌張喔?」
「是啊。」行動派的莫容潔立刻發揮骨子裡濃厚的俠客情。「我看這樣好了,乾媽,我去問問她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
語畢,她便走到婦人身旁,婦人身上好聞的馨香讓莫容潔忍不住多吸了幾口氣。
﹃請問需要幫忙嗎?﹄莫容潔說著流利的日語,日文系畢業加上又赴日讀了一年的書,這種小對話一點也難不倒她。
婦人臉上一亮,認出這位好心的漂亮女孩是她在機上的鄰居。﹃是的,真傷腦筋,我兒子顯然忘了要來接我了。﹄
莫容潔拿出手機遞給她。﹃需要打電話嗎?我的電話可以借妳。﹄
婦人搖搖頭,雖然一臉無奈,但語調卻很風趣。﹃唉呀,我所有的電話都記在手機裡頭,但手機還躺在我東京住所的化妝檯上呢,真傷腦筋,沒了手機,沒一個電話號碼記得,連家裡的電話也都只記得兩、三個數字。﹄
莫容潔噙著笑,對這位婦人相當有好感。﹃那阿姨要到哪個飯店?我可以送妳過去。﹄
婦人愣了兩、三秒,才微笑道:﹃小姐貴姓?﹄
﹃我姓莫。﹄她頓了頓。「莫容潔。」用中文發音。
「莫容潔……我可以叫妳容容嗎?」婦人主動表示善意,她對眼前這漂亮女孩充滿欣賞之意。
莫容潔一愣。「當然可以……您會說中文?」
「會的,我先生是香港人,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常跟著他去上海,還在那邊住過一段時間。」
「原來如此,不過您的中文和日文都說得一樣好聽。」
兩人相視而笑,橫跨年齡差距的友誼已悄悄滋生。「那就麻煩容容嘍,我在台北有住所,叫我荊阿姨就可以了。」
「嗯,荊阿姨,我正好要回台北,真的不用客氣。」
莫容潔喚來司機,叫司機幫忙將婦人的行李箱放到後車廂,才一塊上車,準備離去。
車子才行駛了幾百公尺,莫容潔都還來不及將她的新朋友介紹給乾媽認識之前,只見前方逆向疾駛而來兩輛黑色賓士,突然一個緊急煞車,硬生生地打橫擋在休旅車前,輪胎和地面刺耳的磨擦聲響徹雲霄,車裡所有的人全愣住了,莫家司機更是嚇出一身冷汗。
不僅如此,黑色賓士車裡還衝出兩名彪形大漢,他們惡狠狠地拍打司機旁的車窗,嘴邊還不斷怒聲咒罵著,莫家年輕還不經世事的司機只能縮著頭、緊閉雙眼,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怎麼回事啊?」鄭美芳憂心地問。
莫容潔皺起眉頭。「我下車看看。」她打開車門下車後,冷冷地看著眼前高壯兇悍的男人問道:「有事嗎?」
「妳是誰?」彪形大漢粗聲粗氣地道。
莫容潔雙手環胸,語氣很是堅定地說:「你問我是誰?我還想問你們是誰咧,為什麼要擋在我車子的前面?」
彪形大漢不因為面對的是女性而變得客氣些,他們依然一臉凶狠,只差沒有一拳揮過來。「說,為什麼妳要接走我們夫人?!」
他們來機場接夫人,在對向車道都還沒來得及迴轉前,就看到這個女人拉著夫人上車,司機當機立斷逆向擋車。
夫人?
莫容潔想到那位美麗的婦人。
這些魯莽的人或許是因為荊阿姨的關係所以才擋下她的車?但就算如此,她也不能什麼都沒印證,就讓這些臭男人把荊阿姨接走。
她抬起下巴,毫無畏懼地道:「要接可以,你叫她兒子來,她兒子說要來接她,結果根本沒來。」
「廢話少說,女人,我們不是妳惹得起的。」
莫容潔哪是一句話這麼輕易就會被嚇倒的,她冷眼看著他們,完全不為所動。「我沒想要惹你們,不過,誰知道你們說的話是真是假?」
「妳!」讓人聞風喪膽的彪形大漢愣了愣,沒看過這麼有膽識的女人。
此時,黑色賓士的後座裡走出一名高大的男子,他不同於彪形大漢的魯莽和孔武有力,這人不但身材挺拔,氣度更是非凡,俊俏立體的臉龐、微微勾著的嘴角,看似溫和,但銳利的眼神卻讓人無法漠視。
「注意態度。」他淡淡地下了指令。
「是,二少爺。」
活像是要和人拚命的兩名壯漢瞬間變成了溫和的小貓咪,真好玩。
「小姐,失禮了。」
他嗓音低沈,性感酥麻到讓人雙膝發軟,莫容潔發現自己只能沒用地瞪著人家,原本的伶牙俐齒通通不見了。好怪……
她不算矮,但站在他面前卻很小鳥依人,他的眼睛好黑好黑,像會讓人墜落其中似的,而且他身上有股好聞的味道,是刮鬍水嗎?莫容潔發現自己不太能專心,只能愣愣地看著他,聽著自己急促的心跳聲……
荊母下了車,沒好氣地瞪了兒子一眼。「堂,你太晚來不說,還嚇到我的新朋友了。」
荊堂輕扶母親,深邃的黑眸還停留在母親的新朋友身上,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他便聯想到在森林裡裸足飛舞的精靈,清新而自然,她有雙乾淨清澈的眼睛,皮膚如嬰兒般白皙柔嫩,微啟的紅唇則有著誘人的性感,整個人看起來充滿魅力。
荊母親暱地勾著莫容潔的手臂,看著荊堂說道:「堂,夠了喔,怎麼可以這樣盯著人家淑女瞧?容容,這是我二兒子,荊堂。堂,這位漂亮得讓你雙眼發直的女孩是容容,她看我可能被你放鴿子了,才好心提議要送我回家。」
莫容潔因為荊母的介紹詞而有些羞赧,僵硬地伸出右手說道:「荊先生,我姓莫,莫容潔。」
荊堂握住她的手,他有力的大掌碰觸到她纖纖柔軟的小手時,莫容潔屏住呼吸,這是種很難形容的感覺,他溫熱的手心像是要融化她一般……
「很抱歉讓家裡的人嚇到妳。」
一旁的保鑣頷首致歉。
她搖搖頭。「不會,真的還好。」
他們手心相握,荊堂同樣感受到這股神奇的魔法,她沁涼的手,像清澈的水流,熨平他在商場上冷酷無情、不再因任何事而感動的心。
荊母看著年輕人一來一往,滿意地笑了。「容容?」
莫容潔乍然回神,趕緊抽回自己的手,有些狼狽地面對著荊母說道:「呃,荊阿姨……」
荊母看看容容,再看看兒子,呵,她可從沒看過叱吒商場、讓許多競爭對手頭痛的二兒子有這麼失常的表情呢!看來不只是她和容容有眼緣,身為一個母親,她該幫兒子推一把,讓他有機會和容容繼續下去——
荊母靈機一動,提議道:「晚上要不要來家裡坐坐,一起吃個飯,讓我好好謝謝妳好心的救援?」
莫容潔搖搖頭,因他的注視而顯得焦躁不安。
怪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真的,她是有名的莫大膽,不曾因任何人的眼神而慌張失措。「呃,謝謝荊阿姨,真的不用客氣,因為我已經一年多沒回家了,我父母還在等我。」
「是喔,真是可惜。」荊母一臉失望。
「或者我晚點再去妳家接妳?」他提議,母親的新朋友讓他感到好奇,他想了解她更多。
莫容潔瞪大了眼,趕緊搖頭又揮手。「喔,不用了,荊先生,真的不用……」
一旁的鄭美芳打趣地看著乾女兒,事情越來越好玩了,容容眼睛長在頭頂上,至今還沒半個男人可以讓她看對眼,不,應該說容容還沒遇到可以讓她失常又失神的男人,顯然這位帥氣的荊先生做到這一點了,呵。
「荊太太,我是容容的乾媽,我家容容這一年多來都在日本讀書,忙到沒空交男朋友,我們這些長輩都急壞了呢。」
「乾媽?!」莫容潔嚇壞了,才見面不到十分鐘,乾媽居然把這麼私人的事通通說出來。
「真的啊,太巧了,我兒子也是,工作就像他的命一樣,真希望能出現一個漂亮的女生讓他忘了工作,畢竟人生不是只有工作的。」荊母馬上和這位乾媽變成好朋友。
「沒錯,我姓鄭,請叫我美芳,荊太太,我想我們一定可以變成很﹃親近﹄的好朋友的。」
「美芳,我很期待喔。」
兩位長輩意有所指地看著態度從容但黑眸還沒從人家身上挪開的荊堂,還有被石化功定住,手腳都不知要怎麼放的莫容潔。
怎麼會這樣?就在大馬路上直接相親起來?而且還是第一次見面?天啊,乾媽她們在想什麼……
她覺得有些難堪,抬起頭,兩人的視線不自覺地對在一起,他勾著唇角,噙著一抹笑,她臉一紅,趕緊撇開視線。

在意一個人的感覺是不是就是這樣?
有些慌?有些喜悅?有些不知所措?有些癡傻?
莫容潔看著自己的手機,裡頭的通訊錄多了一筆新資料——荊堂。
臨上車前,他給了她一張名片,她不知怎麼的就是想把他的電話號碼鍵在自己的手機通訊錄裡……呵,她揚起嘴角,好難好難去形容自己現在的感覺。
對一個將近陌生的陌生人有在乎的感覺,這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她在乎她的家人、她的課業、她的朋友,她周遭的一切,但她不知道自己竟然會在乎陌生人?
她看著手機螢幕裡顯示的他的名字,悄悄地期待有一天能接到他的來電、聽到他的聲音……
「容容?」房門被輕輕推開。
莫容潔放下手機,抬頭。「媽。」
「準備好了嗎?」
「嗯。」
今天她是媽媽的芭比娃娃,每根頭髮、臉上精緻的彩妝和身上的小禮服都是媽媽特意請來專業人士幫她妝點的,就是要把她變成最美麗的芭比娃娃,好去尋找好對象。
「那我們出發嘍。」
今天在世貿宴會廳有個晚宴,由工商大老作東邀請商場的朋友聚餐,這種各界重量級人士齊聚一堂的晚宴是相當重要的,能受邀是種肯定,而不在邀請名單裡的也會努力攀著受邀人的大腿期待同行與會,例如他們莫家。
莫容潔起身不願多想,跟著母親走出房間。
晚宴沒什麼大不了的,從她懂事以來就開始陪著父母參加各大宴會,早就習慣了,而且等爸媽在會場忙著交際應酬無暇理會她時,她搞不好還可以到附近透透氣、喝杯咖啡呢。
「容容,李家這次特別賣面子讓我們參加晚宴,妳可別對人家李公子不理不睬的,李公子聽說妳回國了,開心得不得了。」媽媽不放心地叮嚀著。
「如果沒有受邀,為什麼一定要參加?」莫容潔承認自己問了一個蠢問題。
「女兒,做生意要拉關係啊,否則我們家哪有現在的光景?」回答問題的是莫父,他對自己找關係、拉關係的功力很自豪。
莫容潔當然了解這個道理,但她更明白的是除了拉關係,父母最想要做的還是拉親家,他們認為只要替女兒找樁豪門親事,不只女兒未來能幸福快樂地當個少奶奶,他們也放心了。
父母的期待她只能苦笑,也無法拒絕,她早過了刻意違逆父母的青春期,現在只求耳根的片刻寧靜,基本上都會順著父母,儘量不要讓他們心煩。
到了會場後,莫家一家人下了車,司機將車開走後,莫容潔才想到自己的披巾忘在車上,便要父母先進去,自己在入口處打了通電話請司機替她將披巾送過來。
「呼……」莫容潔搓了搓雙手,雖然現在是暖冬,但只穿露肩小禮服還是有點冷。
「莫小姐?」
她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李公子的臉,果然,爸媽馬上就通風報信了。
「李先生,晚安。」
李公子是個害羞的好人,李家、莫家雙方家長都有意將他們湊成對,希望她的活力和自信能補足李公子不善交際的部分,大人都說夫妻的個性要是互補才會幸福。
「晚安,莫小姐……」
「晚安。」
然後就不知該說什麼了,李公子不是個會找話題的人。
莫容潔沒說話,低下頭等著司機,而李先生只是靜靜地陪在她身旁。
此時一輛加長型黑色勞斯萊斯駛進車道,停在會場入口,莫容潔抬起頭,心中發出讚嘆——哇,好漂亮的車喔,一定很貴。
勞斯萊斯的司機走下車後,莫容潔愣了愣,嗯,怎麼看起來有點眼熟?是在哪個宴會看過?
司機繞到後座開啟車門,裡頭先伸出一雙漂亮的美腿,接著一位絕世美女跨下車,令莫容潔驚嘆不已,她知道自己算漂亮,但和這位美女根本不能比,美女像是一幅尊貴高雅的名畫,舉手投足間都流露出大家閨秀的貴氣。
車門的另一邊開啟,走出一抹熟悉的人影,讓莫容潔整個人僵在那兒,甚至有種想轉身落跑的衝動——
是他,荊堂。
他一身的黑,黑西裝,鐵灰襯衫,黑色的領帶,襯得他更加高大、犀利而且霸氣,他的唇角勾著一抹自信且帶點邪氣的笑,全身散發著與生俱來凌人的盛氣,讓人不由自主的心生畏懼。
他扶著女伴的腰,兩人站在一起,男陽剛、女陰柔,這畫面美得好不真實。
莫容潔心中有種悶悶的感覺,但她不想去細想,轉身就想走,李公子則緊跟在她身後。
只是,有時候越想躲避的人,越是不能如願——
「莫小姐?」
是那道低沈又好聽的嗓音。
莫容潔閉上眼,深吸了口氣,然後轉身面對他,嘴角還掛著硬擠出來的笑意。「晚安,荊先生。」她在發抖,她知道她在發抖,而且完全克制不了,只能歸咎於天氣的關係。
荊堂笑看著她,她身穿露肩香檳色禮服,輕柔飄逸的裙襬在風中舞動,長長的頭髮盤成髮髻,臉上精緻的彩妝雖然美麗,但他還是喜歡第一次見面時,她長髮隨意飄揚,小臉上無任何色彩的樣子。
「妳很冷。」他注意到她顫抖的肩膀。
她點點頭,扯起一抹不太自然的笑。「披巾忘在車上了。」
荊堂正要解開外套,莫家司機便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手中還拿著和禮服同色同材質的披巾。「小姐……」
「謝謝。」感恩,她不敢確定,如果他把他的外套披在她肩上,她會不會尖叫!
她伸手,卻讓荊堂搶先一步。「我來。」他接過披巾,溫柔地披在她肩膀上,那小心翼翼的模樣彷彿是把她當成了世上最珍貴的寶石。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她,包括他的女伴,當然也包括李公子。
「荊先生,我想我——」她掙扎得很軟弱。
「相信我,這是紳士該做的事。」荊堂凝視著她,兩人距離很近,他聞到她的髮香,忍不住想湊得更近。
她就像是在花間裡跳躍的精靈,他發現自己的視線離不開她,母親的新朋友帶給他一種全新的感覺。
一向膽小的李公子見狀,突然勇氣上身,無懼讓人自動敬畏的荊堂,他站上火線,接過莫容潔的披巾,堅定地道:「荊先生,謝謝,我來就可以了。」
荊家是香港的地產大亨,擁有國際連鎖的五星級飯店,而且在世界各地都有據點,荊家在年前來到台灣,投注了鉅額的資金,準備要在台灣最精華的地段建造荊家王國,藍圖中有頂級飯店和精品購物中心,所有投資客都能預期周遭的土地將因荊家王國的出現而連帶增值。
荊堂神色依舊,但卻用讓人畏懼的語氣說道:「李公子是莫小姐今晚的男伴?」他熟悉台灣政商界所有名單。
大膽的李公子在搶過披巾之後,勇氣就不見了,他低著頭研究鞋尖,不發一語。
莫容潔不想把氣氛弄得這麼僵,便拉好披巾,解釋道:「是的,我們的父母是好朋友。」
「嗯。」荊堂勾著嘴角,但笑意沒傳進眼底。「晚上愉快。」
「謝謝。」她的嘴角扯起一抹僵硬的笑。
荊堂摟著被他冷落的女伴,轉身走進會場,會場前已有許多重量級的大老闆恭敬地等待著他。
「妳和……他們認識?」
「嗯。」
「我爸爸說荊家是土地掮客,他們不是好人。」
莫容潔皺眉,不喜歡在別人背後說閒話。「我認識他並不是因為工作的關係。」
「喔……那就好。」
門口鬧哄哄一群人,諂媚的好話充斥其中,曾幾何時這些大老闆會這麼躬身彎腰地奉承一個人?她百感交集,索性轉過身不去看。
荊堂回頭,凝視著她娉婷的身影,又將視線落在一旁守候的男伴上,感受到他對容容薄弱的守候。
他深邃的黑眸一閃——莫小姐的活力李公子跟不上,她需要的是能和她匹敵的人。
荊堂冷笑了下,回過頭。

伍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