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靖宸對天發誓,他絕對不是那種窺看別人秘密的小人,哪怕是自己同枕共眠的親親愛妻,他也一樣尊重,只是──

  項靖宸望著妻子未關機的筆電,畫面停留在MSN對話框上:

 

  『我喜歡妳濕濕的感覺。』

 

  這是?

  項靖宸犀利的目光投向大床上的人兒,在剛才的激情歡愛之前,親親老婆就坐在化妝台前很認真的和某人MSN,嘴角還勾著開心的微笑,完全不顧在床上苦苦等待的老公,直到他失去耐心將老婆抱上床,也就是因為如此,幼歆只來得及關掉MSN的視窗來不及關機,他才能看到對方發的最後一句訊息。

  是誰?

  濕濕

  項靖宸握緊拳頭,怒火在胸口沸騰,濕濕?他當然明白自己的老婆在激情時每一個反應,她的嬌喘,她的呻吟,她濕熱緊縮的……吼!這下什麼彼此尊重全拋到九霄雲外了,他動手開啟MSN歷史訊息,卻發現幼歆根本沒有啟用存放歷史訊息的功能……

  小程。

  發訊的人叫小程。

  項靖宸走到床邊,怒瞪著老婆甜美的睡臉,氣歸氣,還不忘幫老婆蓋被,他的食指輕觸她宛如嬰兒般柔嫩的肌膚,她赤裸著嬌軀,軟弱的肩膀會引起男人自大的佔有慾,纖細的腰和微翹的臀會激起男人的獸性,嬌嗲的嗓音,當高潮呻吟時會讓男人更加賣力讓她得到更大的歡愉,她修長的美腿,他還記得方才纏繞在他腰上的感覺……吼,小程到底是誰?!

  這一夜項靖宸失眠了,憤怒如萬馬般奔騰,只能坐在床沿瞪著妻子的睡臉,直到天明。

  范幼歆睜開眼,慵懶性感地伸了個懶腰,這才發現坐在床沿的丈夫。

  她坐起身,拉著薄被護胸,就算連孩子都有了,在老公面前她還是有少女的嬌羞,「你起來了?這麼早?」

  「妳電腦沒關。」

  范幼歆看了一眼化妝台上的筆電,「哦,」這很重要嗎?「我電腦沒關北極熊會生氣嗎?」那是一個以動畫北極熊代言節能省碳的廣告,宣導使用者離座關電腦。

  「北極熊不會生氣。」但,他卻一肚子悶火。

  范幼歆挨近老公身旁,「老公你今天怪怪的哦?」

  「會嗎?」

  她細看著他,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她嘟著嘴裝可愛,蹭著老公的肩膀,「老公,你是不是做惡夢被嚇醒了?」

  幼歆是這麼的純真可愛,他愛她啊,他好愛她啊……

  項靖宸心在泣血,他不能沒有她,就算真的老婆和小程……哦,老天啊,他相信那只是短暫的迷惑!沒有人可以像他這麼愛她、呵護她的!

  「老公,你怎麼了?洋基輸球了嗎?你熬夜看球賽嗎?」

  「沒事。」

  范幼歆聳肩,「那我要去沖澡,準備早餐了。」

  「我們一起洗。」

  范幼歆紅咚咚的臉猛搖頭,薄被緊緊護住渾圓的美胸,「不,我才不要呢~」早上有個重要會議,她可不想因為和老公一起洗澡而誤了時間,她很清楚老公不會只有『洗澡』而已,天知道都已經一個孩子了,靖宸的熱情一如過去的每一天!

  她閃閃躲躲地閃進浴室。

  看著妻子離開的身影,項靖宸傷心地摀住臉,幼歆連澡都不和他一起洗了?莫非對他的熱情已不再?只有那個該死的小程才可以?!

  項靖宸哀莫大於心死地到另一個浴室沖澡梳洗,他不能放棄,從現在開始,他要緊追不捨、緊迫釘人,讓幼歆沒有機會和小程再接觸,或著他可以動點手腳,把老婆的筆電弄壞?這是個很讚的想法。

  早餐後,項靖宸提議兩人同車上班。

  「我今天要去工地,我要開自己的車。」

  「我送妳去工地。」工地有許多死角,是幽會的好地點。

  范幼歆皺起眉頭,「老公,你今天好怪。」

  「會嗎?」項靖宸抬手逕自將妻子襯衫的鈕釦全被扣上,該死,就算只是簡單的襯衫和休閒褲,幼歆居然還可以這麼可愛、性感,而且誘人犯罪……

  范幼歆哇哇抗議,「不要啦,這樣我會無法呼吸啦!」

  「妳要不要加件外套?」襯衫似乎太合身了,將老婆美麗迷人的胸型展現無遺。

  范幼歆不可置信地直搖頭,「老公,今天氣溫三十二度耶!要不是要去工地曬太陽,我根本不會穿長袖襯衫!」

  「那妳會穿什麼衣服?」

  范幼歆想都不想,「露背洋裝嘍,二姊昨天由日本出差回來買了一件超可愛還有點小露性感的露背洋裝送我哦。」

  可愛?性感?小程……「丟掉。」

  老公的語氣完全不像開玩笑,幼歆嚇壞了,「什麼啦?你想看我被二姊罵臭頭嗎?你忘了我二姊是兇巴巴的范姿歆唷?」

  不管老婆哇哇抗議,項靖宸摟著她纖細的小蠻腰上車工作去。

  「妳都生了一個孩子了,身材不應該比婚前還要好。」他語氣氣惱極了。

  范幼歆下巴揚得高高的,「我當你這是讚美,況且我有愛的滋潤當然會愈來愈好。」

  愛的滋潤,很好,小程。

  他很生氣,很憤怒,氣到不由主加快油門,氣到快失去控制,雖然如此,但他還是沒有膽量就昨天MSN的訊息質問妻子,他怕,對,他怕,他怕在事情公開後,幼歆的選擇,還有自己該如何自處?

  這一刻他突然怨懟起幼歆來了,兩年前,因為一些MSN的對話造成幼歆的誤會,她不顧一切主張離婚,毅然絕情的搬家離開他,乾脆俐落的氣勢完全不像他現在畏畏縮縮,提心吊膽的矬樣,彷彿做錯事的人是他不是她!

  想想,當年那些訊息紀錄也只是『看妳心情不好,我只想陪著妳』這種普通級的對話,絕對比不上『我喜歡妳濕濕的感覺。』來得辛辣,這根本是限制級腥羶的色情對話啊!

  他真的很想知道,在這句話之前,幼歆和小程討論了什麼,美好的那一次?美好的接觸?美好的感覺?

  哦,不。

  他快瘋了。

  范幼歆清清喉嚨,「老公,政府現在很欠錢,你車開這麼快,那些超速照相機會留下你的相片然後政府會很開心,說不定還會頒給你一張『當日超速紅單最多奬』呢。」

  他無助地握住妻子的手,「我愛妳,幼歆。」

  范幼歆嘆了口氣,真的不知道老公今天究竟怎麼了?怪里怪氣的,「愛我也沒用,紅單不能算公帳。」

  項靖宸大受打擊,她連『愛』都不說了……

  他恨,他恨之入骨,巴不得砍了那個小程,巴不得……老天,他不能沒有幼歆,兩年前那段沒有幼歆的短暫日子,那種可怕的寂寥和孤獨他無法再承受!

  「老公?!」范幼歆瞪著老公潮濕的雙眼。

  項靖宸抹去眼角的淚珠,「沒事,風沙大。」

  「在車內?!」她大叫。

  「是啊。」

  抵達辦公室後,項靖宸立刻打了內線給妻子的秘書,「如果有任何人打電話給項太太,任何人哦,妳都必須記下是誰打來的,然後告訴我。」

  秘書皺緊眉頭,「任何人打給范小姐都要和項先生說嗎?」

  「對,任何人,還有以後請叫她項太太,她是項太太。」

啊?秘書一頭霧水,老闆和老闆娘在公事上一向以項先生、范小姐來稱呼。

沒錯,他的戒備必須滴水不露,他是一家之主,他必須保護他的家,築起高高的圍牆,任何人,任何人都不得侵犯!當然包括姓程的,或名字有程字還是綽號叫小程的傢伙!

早上一陣忙碌,在結束會議之後回到辦公室(連會議都拖著老婆全程陪伴,沒錯,戒備必須滴水不露!),只是才接個電話,沒幾分鐘,隔著玻璃隔間望去,幼歆居然不在她辦公室裏?!

項靖宸立刻起身衝到幼歆的辦公室,氣急敗壞地質問妻子的秘書,「項太太呢?!」

秘書嘆了口氣,真不知道這對夫妻今天是怎麼了?平時恩恩愛愛工作氣氛信任又和諧,今天項先生就像警犬一樣眼睛緊盯著范小姐,連去化妝室都要跟著,都快把范小姐給逼瘋了,趁一個空檔,范小姐以一個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伏撲前進急急閃人。

「項太太說和人有約,所以先離開。」  

項靖宸大驚失色啊!「和誰有約?!」

「小程……」

項靖宸像被雷打到一樣滿頭暈眩,雙膝虛軟地扶著牆,他手撐著額頭,被這震驚的消息震得失去所有的冷靜,簡直快要失去控制啦!

「項太太和小程有約?」他怒吼。

「是啊,剛剛才走,項先生,小程是……」

根本不等秘書說完話,項靖宸轉身走人,邊拿出手耭,顫抖地撥給幼歆,但幼歆卻一直通話中,怎樣?思念欲狂嗎?等一下就要見面了,有必要電話還說個沒完嗎?!

他像頭著了火的噴火龍一樣衝出辦公大樓,正好看到自己的黑色BMW由地下停車場開了出來駛向車道,他低咒,和情夫幽會還開他的車?!范幼歆,妳真的太對得起他了!

他招來計程車,吩咐緊跟著前方的黑色BMW,幼歆開車向來中規中矩,計程車很快地追上了她。

「先生要追誰啊?」計程車司機開車最喜歡和客人聊上個兩句。

項靖宸沒回話。

「看開車的樣子,『查某』對嘸?太太還是女朋友啊?」

項靖宸還是沒回話。

司機很感興趣,「方向是往內湖哦,啊,那邊『摩鐡路』很多哦!」

項靖宸雙臂環胸,咬牙切齒,真的快要噴火啦!

司機也感受到客人熊熊的怒火,好心地補上一句:「嘸啦嘸啦,內湖有『摩鐵路』還有大潤發,還有COSCO,嘸代誌啦!伊車快就慢耶,沒膽做壞代誌啦。」

就在司機好事地唱獨腳戲之中,車子來到內湖最熱鬧的中心區,最後黑色BMW在一家美髮院前停了下來。

幼歆有固定的美髮院,當然不是這家,莫非小程是美髮設計師?!

付了計程車費用後,項靖宸跟著老婆的步伐走進美髮院,他滿腦子殘忍的畫面,他滿腦子在想要怎麼讓小程受盡折磨,斷手斷腳、挑斷腳後跟都不足以宣洩他的怒火,敢招惹他項靖宸的老婆,還是乾脆讓他絕後!

不顧美髮院助理的阻止,他扯鬆領帶,拉高衣袖,走進一個小包廂,一個身形矮小的男人背對著他,他項靖宸深愛的妻子就坐在前鏡子前,小程的雙手正撫觸著他老婆美麗柔軟的長髮……他怎敢?!

項靖宸衝上前,拉住小程的肩膀,硬扯著他,讓這個該死的男人面對他,面對一個身為丈夫的憤怒,他會讓他後悔一輩子,讓他知道招惹人妻他將接受最嚴厲的懲治!

「小程!」他怒吼,同時高高揚起拳頭,只差一秒隨即落下之前……卡住。

小程是女的?

項靖宸被石化功定住了,張口目瞪口呆,模樣很矬。

范幼歆跳了起來,拉著老公的手臂,「老公?!你幹什麼啦?」

小程被嚇個半死,「小幼,妳老公反應太大了吧?如果他不同意妳燙頭髮說一聲就成了,犯不著一臉要置我於死地的模樣吧……」

范幼歆一頭霧水,但被激怒是肯定的,「你怎麼會來?項靖宸,你到底想怎樣啦?我只是燙個頭髮,你有必要氣成這樣嗎?!」

「她是……小程?老婆,她不是KAY嗎?」KAY是老婆固定的髮型設計師。

范幼歆沒好氣的,「小程從單飛開了這間美髮院後,KAY就改名了,難道這種事我都要一一和你報備嗎?!」

果然解脫是種難以言喻的快感,他只感到渾身虛麻,項靖宸一把抱住親親老婆,嗅著她髮間的香氣,「老婆……」

范幼歆生氣歸生氣,手臂還是摟著老公有力的腰竿子,「老公,你到底是怎麼了?怪了一整天,跟了我一整天,到底為什麼?」

項靖宸低頭吻著妻子的髮,「我、我看到妳MSN的訊息了。」

「MSN?什麼訊息?」

「有人對妳說:『喜歡妳濕濕的感覺』,我以為、我以為……」

這下聰明的范幼歆完全清楚了,她不可思議地搖著頭,「你以為我背叛你?!」

「嗯。」項靖宸可憐兮兮的,這句濕濕的,折騰了他一天一夜,他並不好受,一夜沒睡精疲力盡不說,心理上的壓力更是煎熬。

范幼歆用力搥了老公精壯的胸膛一下,「你神經啊!」

「那種話很難不讓人誤會好不好……」他說的委屈極了,「而且妳的MSN沒有設定儲存歷史訊息,我根本不知道你們說了什麼……」

范幼歆好氣又好笑,「這麼說是我錯了嘍?我不應該沒儲存歷史訊息讓你誤會了?!」

項靖宸求饒,「老婆沒錯,千錯萬錯都是笨老公的錯,老婆不要生氣,老公已經好可憐了~」

「真受不了你,我只是在和小程討論我的新髮型,我想燙頭髮,小程也很贊成,她認為燙個大法拉,再用保濕劑讓頭髮保持濕潤會很好看,你這個色情變態想到哪去了?!」范幼歆用力推開老公,「你以偏概全,我不想理你了!」

以偏概全?厚,想兩年前,幼歆才更以偏概全好不好,隨便幾句普通級的對話就定了他的罪,他是費了多少心力才挽救他的家庭,說要以偏概全的功力他頂多只能稱第二,幼歆才是真正的第一名……但這些抱怨,項靖宸可沒膽說出口。

他急著懇求老婆的原諒,「老婆,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走開,我要燙頭髮,我不要理你了!」

「不要不理人家嘛,老婆,我最愛妳了,妳不要生氣嘛……」

「走開啦!讓你嚐嚐被背叛的滋味也好,你這樣才會知道我兩年前被你背叛的痛苦!

「對啦對啦,我是混蛋啦,都是我的錯,妳不要生氣嘛……」

「走開啦!」

「不要不要,我不走開,我不走開……」

小程離開VIP包廂,接起手機,「姿歆,還沒開始燙啦,幼歆老公找來了,現在還在『溝通』中。」小程是姿歆的好朋友,姿歆是造型設計師,有一段時間,小程和姿歆還合作過一段時間。

「『溝通』什麼啊?哈,這話說來可長了,姿歆,我說給妳聽,妳聽完後包準笑暈倒……」

 

結束了嗎?

當然,但項靖宸和范幼歆婚後的愛情故事還是會一直在薇小媽的心裏不斷蘊釀,只要想到,總是會自己想像一番,然後哈哈大笑,是啊,就算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在婚姻之後還是有許多不同於戀愛時的火花,有時這些火花還更加耀眼呢。(陳老爺,老婆好愛你唷^^~)

 

 

同場加映:  欲知項家夫婦的故事,請收看---------------

 

書1.jpg

 

背叛婚姻※    果樹出版社  橘子說系列-522

一個人的熱情和激情果然是有保存期限──她記得,兩年之前,她不會孤單一人度過寒冬的夜,那時,會有香濃的咖啡,還有一個專心愛她的男人;他會逗她笑,總有聊不完的話題,耳鬢廝磨時,他會在她耳邊輕輕傾訴:我只想陪著妳……但,什麼時候開始,時間謀殺了他們的愛情與婚姻,那些甜蜜、溫柔得教人融化的話語,都到哪裡去了?咖啡機好久沒有使用過,咖啡香也不再溫暖她,曾經擁有過的熱情,都在兩年內快速降溫,然後全數埋葬,不留一點痕跡……或許愛情的確是婚姻的祭品,她也無需哀嘆已逝去的,不如為彼此寫一個結局──「項靖宸,我們離婚吧!」

 

 

 

全站熱搜

伍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